首页 »

蒙古想“永久中立”,影响中国几何

2019/9/11 22:20:25

蒙古想“永久中立”,影响中国几何

 

近期,一则报道让中国北部邻国蒙古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有媒体称,蒙古已开始正式筹备成为东亚唯一的“永久中立国”。蒙古为何提出这个政策?对中国影响几何?

 

蒙古“永久中立”可能性有多大?

 

往前上溯一个月,9月7日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发表了一份名为“一个中立的蒙古”的讲话,在讲话中他首次公开提到了蒙古应成为永久中立国的倡议。此后额勒贝格道尔吉本人以及蒙古政界行动起来,开始为总统的“梦想成真”做准备。

 

 

按照相关程序,总统的倡议成为国家意志要经过以下几步。

 

首先要协商。总统倡议在政府层面已经毫无疑问地通过。此外,该倡议涉及到国家安全和体制变化,因而要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层面进行协商。9月8日蒙古国安委以最快的速度举行会议对此进行讨论。结果是支持 “永久中立”。参加讨论的除了总统本人之外,还有总理、议长、军队首脑等,这意味着最高层形成了共识。

 

接下来是修改法律,以及议会批准生效。从目前看,在协商一致的大背景下,议会通过总统倡议无悬念。换句话说,蒙古“永久中立”的可能性为100%。

 

自称是永久中立国还不行,需要国际社会认可。因而成为永久中立国的最后一步就是通告国际社会,特别是联合国以及与蒙古关系密切的周边邻国,表明自己的立场并呼吁它们接受。

 

“永久中立”对蒙古有什么好处?

 

既然蒙古上下一心寻求永久中立,那么一个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蒙古非要走这一步?“永久中立”对蒙古的好处在哪?

 

提出蒙古“永久中立”概念,并亲自实践的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是个聪明人。他先在苏联学习军事,后去美国哈佛大学读经济,英语、俄语都很精通。在国内,他先后于政党、议会中担任高官,并数次出任总统和总理。这种视野使得他的思考与决策带有很强的国际范儿,并且能与蒙古内政相契合。

 

在“一个中立的蒙古”讲话中,额勒贝格道尔吉毫不隐讳地说:“中立对蒙古人而言是一个有用的工具,一方面可以发挥现有的潜力,去追求积极、灵活的外交关系;另一方面,中立也被视为是人类集体实践经验。对蒙古而言,这是一个机会,而机会稍纵即逝。”

 

既然聪明的总统能看出机会,相信很多国际分析人士也能看到,永久中立国对蒙古的好处确实良多。

 

 

简而言之,一旦成为永久中立国,蒙古就不会成为大国的“棋子”,避免受制于人,进而影响国内发展;其次、蒙古可以更好地利用多边资源为自己谋求更大的政治、外交利益;第三、蒙古不会过于关注国家安全建设,有利于集中精力发展经济。

 

毫无疑问,蒙古“永久中立”这出戏其实是做给大国看的。蒙古外长普日布苏伦透露,该国就这一倡议已与中俄两国进行磋商,并表示“两国都对蒙古的立场表示理解”。显然,平衡大国关系,防止50年前蒙古成为苏联“卫星国”及大国角逐前沿阵地的悲剧重演,成了蒙古永久中立的第一个诱因。

 

另外,如果永久中立,域内外大国对蒙古政治利用的可能性减少;蒙古与各个大国发展外交关系时,第三方的担忧也同步减少。这在客观上使蒙古成为东北亚和平净土,蒙古的外交延展性将得到极大提升,获利渠道也会更加畅通。

 

永久中立后,蒙古不用过于担心外部军事介入,因而本国军队建设会形成固定规模,这将促使蒙古军队良性改革,而军队开支的相对固化也会使得对经济发展和民生的投入增加,有利于国内政治稳定和社会进步。

 

以上这些,或许就是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在“一个中立的蒙古”讲话中所言“机会”的真正含义。

 

 

蒙古“永久中立”如何影响中国?

 

蒙古是中国北部两个邻国之一,蒙古的一举一动,显然会对中国北部安全带来影响。因而蒙古提出的“永久中立”,对中国肯定会产生一定的外交辐射作用。

 

从战略角度而言,蒙古会在东北亚外交格局中发挥更大作用,对华影响取决于如何双向与多边互动;从安全角度而言,中国会从蒙古这个北方邻居处获得安全利益的“再保险”;从经济角度而言,中国与蒙古的合作将面临更多竞争者,当然也会存在更多机遇。

 

蒙古成为永久中立国,不仅不会成为任何国家的代言人,相反却可以成为任何争端的调解人。这种新的角色毫无疑问将提升该国在本地区外交圈中的地位,这种积极外交对缓和地区局势起到了有益的作用,中国从战略上肯定会受益;但中国参与相关国际和地区事务的主动权是否会因此受到一些削弱,也是值得关注的话题。

 

 

尽管如此,蒙古的永久中立国地位等于为中国北部提供了新的安全保障,这是中国从蒙古“永久中立”中获得的最大收益。

 

纵观中国周边,北部是相对安宁的地方。中国与俄罗斯签署条约确定边界并声言世代友好;中蒙也是战略伙伴关系,两国关系达至数十年来最高点。

 

然而蒙古采取的“第三邻国”政策,却让中国多少有些担心。“第三邻国”政策的意图是除了中俄之外,引入域外国家,比如美国、日本、韩国、欧洲,甚至北约等国家和组织,以此来减少蒙古对中俄的依赖,发展更广阔的全方位外交。

 

尽管蒙古不认为这会损害到中国利益,但该国与美国、日本、北约等的频繁互动毫无疑问会受到中方关注。若蒙古成为永久中立国,自然可以缓解中方对北部可能被美日等域外国家“渗透”的担忧。

 

从经济角度讲,蒙古的“永久中立”其实等于“二次开放”。相对于苏联解体后蒙古体制改革与私有化的开放相比,永久中立国的地位相当于为蒙古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一个从国际法角度免于国际纷争的国家,显然会受到更多寻求最大安全边际资本的关注与青睐,何况蒙古还是一个拥有巨大资源储备和基础设施发展潜力的后发国家。

 

中国已经连续多年保持蒙古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投资国地位。在外资公司中,中资有数千家,数量居首位。蒙古成为永久中立国后,闻风而来的外资公司会有增多趋势,蒙古肯定也会顺势增加开放度。这对中国的对外投资和“一带一路”倡议在蒙古的落地,既形成机遇,当然也会有一定的竞争挑战。